李晨求婚范冰冰的“天价娃娃”,只揭开了这个行业一角

摘要: 这是一个小众的行业。线下实体成交的BJD娃娃和线上成交的娃娃,比例大概是1:99。“如果不是因为电商,BJD这个行业可能就死了。”

12-10 21:13 首页 天下网商

这是一个小众的行业。线下实体成交的BJD娃娃和线上成交的娃娃,比例大概是199如果不是因为电商,BJD这个行业可能就死了。


文|倪轶容 邵丹蕾


“李晨还是蛮有心的,找了一个大师去给范冰冰做娃娃。”专卖BJD娃娃(Ball-jointed Doll,即拥有可动关节的精致人偶)配饰的淘宝店swdoll玩偶铺店主Sunny说。


近日,李晨向范冰冰求婚,送了一个价值约合人民币200万的定制娃娃。当许多网友感慨“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力”的时候,更多的人开始追问:为什么一个娃娃卖那么贵?


“范冰冰娃娃”


事实上,李晨送范冰冰的这个娃娃是著名的Enchanted Doll,被称为“BJD娃娃中的爱马仕”。因为烧瓷工艺,和每个娃娃至少1000小时的制作时间,其价格非常昂贵。Sunny表示,一般来说,入门级的BJD娃娃(不含服装等配饰)是一千多块钱,再往上,可以卖到几千甚至几万。


这次借助李晨求婚范冰冰,许多人开始关注BJD娃娃。虽然这仍是一个非常小众的爱好,但随着电商的发展,淘宝平台上BJD相关店铺越来越多,喜欢BJD娃娃的人也比过去多了很多。不仅如此,BJD也诞生了许多相关的“工种”——人型师、化妆师,专门给娃娃做保养,给娃娃做全套造型等等,这些以前从未听说过的新职业。


为了BJD娃娃,

放弃“正经”工作 


出生于1982年的Sunny自称是BJD圈子里的“老人”。她表示,这个圈子一般是90后,甚至00后的天下。“他们年纪小,有个性。”在圈子里,不说玩BJD娃娃,买BJD娃娃,都说“养娃”、“接娃”。因为女性偏多,这些BJD爱好者也往往自称“娃娘”,她们以养孩子的心态来“养”这些精致的人型玩偶。


Sunny透露,BJD娃娃一般都有自己的身份证、户口本、“出生证明”,有些“娃娘”还会给娃娃过生日。不过,BJD娃娃主要就是收藏品的性质,并没有实际功能。很多人买娃娃,就是为了打扮他们,给他们化妆、穿衣服,甚至还能搭配不同颜色的眼睛和头发。


淘宝店Aimerai Designs的娃娃Weedy


“BJD是我们的家庭成员,是精神寄托。”Sunny表示。她认为,有些人玩BJD娃娃,是因为寂寞。他们会和娃娃说话,会给他们换衣服,拍照片,甚至写台词,写剧本,自顾自地乐在其中。不过,也有很多人把BJD当成了和别人沟通的一种通道。在BJD社群里,很多人“晒”自己的娃娃,不是为了炫富,而是为了和别人交流分享独特的“养娃”经验。“社群里出名的人,一般都有某些方面的特长,比如妆化得特别好,拍照特别好等等。”Sunny说。


Sunny本身是个动漫爱好者,2006年,在百度上搜动漫图片的时候,她找到了日本的BJD娃娃品牌——SD娃娃。Sunny立刻就被这些漂亮的娃娃吸引住了,不过,当时,中国市场上很少看到BJD娃娃,Sunny 和其他狂热粉丝一样,都是通过代购的方式,去韩国官网上购买的,非常麻烦。


和售价几百块钱的芭比娃娃相比,BJD娃娃的精致程度更高,而且很多部位都是可替换的,关节也可活动,这就让玩家们多了更多个性化制作空间。


娃娃的各种配饰


Sunny坦言,开出这家BJD娃娃配饰店,就是因为自己成了一个“娃娘”,希望能打扮自己的娃娃。“2006-2007年那段时间,淘宝上并没有专门的BJD配饰卖,所以我就自己去布料市场等地方淘。后来,渐渐做出了自己的风格。”于是,Sunny 把多余的配饰拿到Ebay 上去卖。后来,Ebay在中国没落,淘宝兴起,于是,Sunny就把自己的店铺搬到了淘宝上。


大学毕业后,Sunny曾做过网站编辑。不过,因为兼职做淘宝,实在忙不过来,Sunny索性辞掉了工作。一开始,父母特别反对,觉得玩娃娃,开淘宝店简直就是“不务正业”。不过,后来Sunny淘宝店的收入越来越稳定,Sunny自己也乐在其中。看到女儿快乐充实的样子,父母也不再说什么了。


Sunny属于国内比较早从事BJD娃娃行业的人,当时,淘宝上没有什么同类型的店铺,知道BJD的人也不多。于是,Sunny就通过论坛、贴吧等途径做推广。渐渐地,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这个小众的领域,Sunny也感觉一个人手工制作产品、回复咨询、打包发货忙不过来,于是,开始考虑招客服。但是这个招客服的过程,却出乎意料地艰难。


“BJD属于小众奢侈品,最便宜的也要一两千,比一般的藏品要贵。所以,懂BJD的人家境都比较好,不太愿意做客服。”而不懂BJD的人做客服,面对新人客户“BJD娃娃为什么这么贵?哪里可动?”等等问题,有时又答不上来。于是,Sunny只好对招聘的客服进行一段时间的培训再上岗。


此外,Sunny还要去找工厂,这也不容易。很多工厂从来没有做过BJD娃娃,所以需要不断地磨合、沟通。


甚至连淘宝店铺上新时,请的摄影师,都大有讲究。“一般不会请普通的摄影师。因为如果对娃娃没有兴趣,很难拍出感觉来。”Sunny说。圈内人拍娃娃的时候,会把娃娃当做真人来拍,想象娃娃的姿态动作,但不喜欢娃娃的,会把它当产品来拍。“不喜欢娃娃的人,拍出来的娃娃眼睛是对眼,手指头没有摆好,头发也飘出来了。”


淘宝店“鬼契人型”的娃娃


做娃娃的过程,

也是不断挣脱束缚的过程


今天,因为在淘宝平台上可以买到和BJD相关的很多产品,BJD成了一个赚钱的行业,也诞生许多相关的“工种”——人型师、化妆师,还有专门给娃娃做保养的,给娃娃做全套造型的,这些以前从未听说过的新职业。


鬼叔就是一位人型师。


鬼叔正在制作娃娃


在位于杭州凤凰山脚下的工作室里,鬼叔点燃一支烟,开始讲述自己的故事。期间,他养的黑猫偶尔跳上他的工作台,弄乱一堆半成品的娃娃肢体。


鬼叔的经历丰富,做过动画师、插画师和漫画家,曾在日本知名漫画家手冢治虫的动画公司,以及著名广告公司盛世长城工作过。在业界做出一定知名度之后,鬼叔做了十几年的独立商业插画师,为卡夫食品、马自达汽车、瑞贝卡假发等等众多品牌画过广告插画。


“人型师”鬼叔和他的“七日画”


当时,鬼叔收入不菲,多的时候一天可以赚几万元。不过,他却越来越不喜欢这种状态。“总觉得是在做命题作文。我很喜欢画画,但商业插画总是让我很有压力。”那种几天不画很难受,画画的时候又很有压力的状态,让鬼叔备受折磨。也就在那时,鬼叔无意中接触到了BJD娃娃。


2005年,鬼叔在网上看到了BJD娃娃的照片。当时,他不知道这是什么,就觉得很美。之前,鬼叔也有收集手办(人物模型)的爱好,于是托朋友去日本买了一个BJD娃娃回来。这个娃娃花费了鬼叔近7000元人民币。接到娃娃之后,鬼叔拆了自己的牛仔裤和T恤,为娃娃做衣服。


“人型师”鬼叔的工作台


随后,鬼叔不满足于仅仅为娃娃做配件,于是亲自动手做起了娃娃。2007年,鬼叔开始在淘宝BJD娃娃店铺“鬼契人型”制作娃娃,也就是是人型师的工作。这是国内较早的娃社,“鬼叔”一名,就是当时被热情的买家叫出来的。2016年,鬼叔在杭州开出了BJD娃娃主题咖啡馆松果体,而“松果体艺术生活馆”也是他的新BJD淘宝店。


鬼叔的松果体咖啡馆


其实,做娃娃只是鬼叔绘画、写诗、写歌、弹吉他等众多爱好中的一个。鬼叔说,喜欢那种纯粹创作的感觉。他一直试图在自己的创作中挣脱掉更多的束缚,这种束缚,很大程度上来自于外界的审美和评价。无论在动画公司还是广告公司,或者后来自己接广告插画的时候,鬼叔都依然保留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坚持画自己的漫画。他自己的漫画,呈现出和商业插画完全不同的风格来。


在做娃娃这件事情上,鬼叔也经历了这样一个过程。之前做鬼契BJD的时候,鬼叔制作的娃娃多为美型娃娃,在他看来,多少还有些迎合、讨巧的色彩。不过,“松果体”这个品牌的娃娃,则更多了一些鬼叔的个人彩色。“就是那种喜欢的人会喜欢得不得了,不喜欢的人会很不喜欢的类型!”鬼叔说。不过,令他感到惊讶的是,即使这些在BJD娃娃中都显得小众的作品,也依然可以在淘宝上找到欣赏它们的买家。当别人觉得鬼叔的BJD有些恐怖的时候,这些买家却觉得它们很漂亮,很特别。


鬼叔最近的作品,两个身高120cm的大娃娃


在过去一年里,鬼叔仅仅做了几个娃娃。除了娃娃本身复杂的工艺,鬼叔对娃娃投入的情感也和以前不一样。之前,因为一直从事绘画事业,会更多地从视觉上,比如旅行中见到的宏伟哥特建筑,为娃娃注入新的元素。而如今,经历了更多人事,对生活有了更深感悟的鬼叔,则更专注于从哲学和文化的层面上,为手中的娃娃安置一个“灵魂”。在鬼叔看来,这也是娃娃制作中,最难的部分。


如何安置“灵魂”?鬼叔随手拿起桌上一个做了一半的娃娃面孔,问《天下网商》记者,你在上面看到了什么?这是一个略带忧伤的娃娃,闭着的双眼仿佛割裂了和这个世界的连接。鬼叔笑了,说,这是你的感受,别的人也可能有别的感受,但无论如何,你们都能从这个娃娃身上感受到一种强烈的情感,这就是“灵魂”的力量。


未完成的娃娃


即使有了电商平台,BJD依然是小众的爱好,但电商在很大程度上成就了BJD这种文化的复兴。如今,线下实体成交的BJD娃娃和线上成交的娃娃,比例大概是1:99。“如果不是因为电商,BJD这个行业可能就死了。”鬼叔说。



天下网商诚邀渠道合作伙伴



首页 - 天下网商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