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P风云 | 放弃国企高位从零开始做创投 创东方这十年从5000万到200亿

摘要: 10年来,创东方已经成为最为活跃的中国本土创投机构之一。

11-14 15:17 首页 投中网

10年来,创东方已经投资了200多个项目,超过60个项目已退出,管理规模超过200亿元,成为最为活跃的中国本土创投机构之一。  

               


文 | 陶辉东

编辑 | 王庆武

来源 | 投中网


ChinaVenture

NEWS

岁月中砥砺奋进前行,如何在自我颠覆与革新中保持基业长青?作为私募股权领域的观察者,《投中网》独家策划“GP风云—GP十年”系列专题,解读活跃于市场10年以上的老牌机构,听他们讲述岁月变迁中的成长路径。




GP档案

机构名称:创东方投资

成立时间:2007年

管理规模:200亿元

代表案例:和而泰、康芝药业、先河环保、网宿科技、星源材质

退出业绩:累计投资项目超过200个,超过60个项目已经成功通过IPO、新三板、并购等方式退出。


创投是一个“苟日新,曰日新,又日新”的行业。风口据说半年一变,资本市场的起起伏伏更是一刻也不曾停歇。对于投资机构来说,跟随市场趋势而变是必备的能力,一成不变、抱残守缺,很难经受住10年市场考验。肖水龙和他的创东方也从来不抗拒改变,无论是投资方向、投资逻辑还是投资流程,创东方都在不断更新调整。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当我们考察创东方10年发展之时,它身上那些历经时间长流的洗礼、在一次次变化之后慢慢塑造成型的那些特质,或许才是最有借鉴意义的,因为这才是一家老GP的沉淀。当然,这样的特质很难去总结概括,它渗透在投资的细节之中。


2007年,肖水龙毅然辞去深圳国际信托投资总公司常务副总裁的高位,创立了创东方。


深圳国际信托投资总公司,也就是深国投,是当时深圳的明星国企,效益好待遇佳。肖水龙1988年大学毕业就进入了这家公司,期间操刀过多个重大项目。1994年沃尔玛进入中国,这起在中国引进外资的历史上有重大意义的交易中,肖水龙是力推深国投出资与沃尔玛成立合资公司的那个关键人物,并在交易完成后担任了12年的沃尔玛(中国)董事。


而后,肖水龙却选择离开,从零开始创办一家投资机构。肖水龙现在回忆起来云淡风轻,当时没怎么跟别人商量就决定了,“如果商量的话,估计大家都会劝阻吧”。


到今天,肖水龙这一决定的对错得失已经无需评判——10年来,创东方已经投资了200多个项目,超过60个项目已退出,管理规模超过200亿元,成为最为活跃的中国本土创投机构之一。


第一仗,全面胜利


创东方第一期基金规模5000万元,出资人都是肖水龙的老朋友。有一个出资人原本把钱都投在股市里,当时股市从6200点跌到5700点,他原本想再持仓观望,但由于已经答应了向创东方出资而不得不斩仓,之后没多久股市就暴跌,算是免于受损。


然而,2008年恰逢愈演愈烈的百年来最大规模全球性金融危机,国内外资本市场愁云惨淡。创东方可谓出师不利。


“做什么投资,多打打球。”当时市场信心全无,这句话颇为流行。


“如果当时真的去打球了,创业板来了可能也没我们的事了。”肖水龙向投中网记者表示。


站在当时的时点上,恐怕无几人能够断言那到底是不是一个新创投机构起步的好时机。肖水龙分析,金融危机是一个整体的现象,并不意味着局部的创业投资机会都没有了,“中国的创投才刚刚起步,没必要一遇到金融危机就不做了。”


为此,肖水龙还写了一篇之后经常提及的文章《理性看形势 坚持做投资》,为创东方在经济危机中的打法定下了基调。



时值创业板呼之欲出,肖水龙也认为必须要在创业板到来之前做足准备,才能跟得上资本市场脚步。


创东方成立之时,人民币基金依然是个新鲜事物,LP对于股权投资基金的运作方式、投资周期认识不足。因此,那一代本土创投机构作为拓荒者,面对的问题可谓千头万绪,一方面要应对变化万端的政策,难以预判的金融危机,一方面还要教育市场,与容易受惊的LP们沟通。


谈到10年创业中的艰难时刻,肖水龙首先想到的是,当退出速度不如预期的时候,如何去面对着急的LP们。


肖水龙表示:“因为IPO停闸或者其他突发事件,导致退出没有预期的快,有些LP会因此质疑‘怎么说话不算话?’这种情况是比较煎熬的。”


尽管基金明明是赚钱的,但是LP拿不到钱依然会很着急。甚至还有些投资人急不可耐,要求提前转让基金份额。如果这时项目已经向证监会报材料,股东的变动又会影响上市进程。


对LP的这种心态,肖水龙非常理解,认为这是人之常情。作为GP,创东方能做的只有用业绩说话,慢慢建立起信任。


在这一点上,肖水龙是自信的。第一期基金最终给出资人带来10倍回报,创东方第一仗取得了全面胜利。


两改方法体系


2009年10月30日,创业板开板。网宿科技,成为创业板第一批上市的22家公司之一。


网宿科技也成为创东方赚到第一桶金的经典案例。2008年,创东方以每股7元、11.2倍市盈率的价格投资。


网宿科技上市后的业绩表现优秀,7年总营收复合增长率超过40%,股价高点时超过500元(复权后)。


2010年上市的康芝药业,是创东方投资的第一个项目。2007年,创东方以1200万元投资,3年账面盈利高达20倍。


从2008年到2010年的三年,这是创东方发展的第一阶段。这一阶段虽然起步于经济危机的阴霾之下,但很快拨的云开见月明。网宿科技、康芝药业等一批优秀项目报以丰厚的回报,让创东方在本土机构中展露头角。



也是在这一阶段,创业板的财富效应下,中国很快出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全民PE”时代。各种新生机构大量涌现,所有人都希望把资金投入到这场盛宴之中。


肖水龙回忆,当时甚至有些人一起凑100万元去投资。


市场很快就还以颜色。从2010起,A股处于长期的阴跌状态;2012年,IPO被实施暂停,大量Pre-IPO项目因此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尴尬境地。


2008年至2010年被肖水龙称为“老经济+创业板”的三年。此后的2011年至2013年的三年,则是“老经济+堰塞湖”的三年,也是本土创投最艰难的三年。创东方遭遇了第一个坎。


“当时整个市场都还在投资‘老经济’,成长性不行,拖一下就出现了业绩下滑,就此与IPO擦肩而过。”肖水龙表示。


困难归困难,在肖水龙看来,对政策的不确定性只能用平常心去接受,只要相信自己选的项目质量好,那就没问题。


2014年,缓过神来的本土创投开始转变思路,向以互联网为代表的新经济进军,创东方也开始做出调整。新经济项目IPO难,肖水龙认为可以采取两轮退、三轮退的方式,增强流动性,缓解LP们对资金回收周期的焦虑。


在“老经济”时代,肖水龙总结过一套“四面十方”看项目的方法体系,也就是说看一个项目要看四个方面的十个指标:


一、看准一个团队;


二、发掘两个优势:优势行业,优势企业;


三、看清三个模式:业务模式、盈利模式、营销模式;


四、察看四个指标:收入、利润、销售利润率、利润增长率。


肖水龙认为,这套“四面十方”方法论在传统行业的投资上,至少可以看到百分之六七十的问题,但是在新经济时代,却有些不太适应了。


于是,肖水龙又大改了一版,将第二条的“两个优势”替换成了“两类企业”:0到1的颠覆型创新企业;1到N的爆发性成长企业;第四条的“四个指标”替换成了“四个竞争力”:专利、渠道、品牌、规模。


相比于原版对符合上市标准的强调,新版更强调企业的竞争力和未来成长空间,淡化了上市的各项指标。


为了提高决策效率,创东方在决策方式上也做出调整。最早创东方把风控会放在投决会之前,所有项目必须先在风控会上通过之后再提交至投决会。后来肖水龙发现,很多优秀的项目在风控会上出现争议之后被否决掉了。


“创业投资不能像银行放贷,有争议的项目不一定是坏项目,它可能会赚大钱,大家都说好的项目反而可能表现平平。”肖水龙认为。


因此,创东方改变了原有制度,取消了风控会的决策程序,改为由风控会向投决会报告项目的风险因素,最终由投决会负责做出决策。


肖水龙认为,从2014年到2016年的三年,是互联网、虚拟经济唱主角的三年。但进入2017年之后,又有一个“脱虚向实”的回归运动,这不过这次回归的不是2010年之前的“老经济”,而是以科技创新为基础的新型实体经济。


创东方提出了“3+1”的投资领域,包括大IT(主含互联网金融+高科技娱乐)、大消费(主含文体旅游+创意科技)、大健康(主含生物工程+医疗器械和新制造)以及新制造(主含新材料制造和新智能制造)。


肖水龙特别提到,2017年以来创东方比较关注军工领域,组建了专门的军工基金团队,目前累计投了近10个项目。


稳中求变,稳中求新


肖水龙很重视创东方的经验传承,他喜欢带团队去现场看项目,因为可以为年轻的团队做示范。他还把多年来的投资经验、体会总结出了一套口诀,传授给新入行的投资经理们。


肖水龙说:“这就像一个公式,把公式搞清楚了之后再去应用。”更重要的是,肖水龙希望大家能够共同做创造,每个人都能添砖加瓦,如果用了他总结的口诀之后觉得有些地方不对,就把它扔掉自己再总结一套。


而从整体上看,当被问到现在的创东方与十年前的创东方有什么不同,肖水龙只谈了一个点,那就是现在更沉着了。


所谓的沉着,在投资过程中有一些具体的反映。肖水龙表示,原来会比较急一点,看到很新鲜的项目,立马觉得这个不投不行。但是现在看多了以后,会多一点迟疑,去深度考虑一下,更加淡定一些,不那么冲动,投也行不投也行。对于高科技的项目,也要想想是不是投快了。


另一个例子是,创东方不着急抢项目。被快速迭代的移动互联网带动起来的创投,尤其是早期投资,节奏也越来越快,于是抢项目成了一个被经常提起的话题。


肖水龙对抢项目非常的反对,认为抢项目会带来很多问题。首先,抢项目容易带来尽调不充分的问题。就算项目本身有一些瑕疵,但是大家都说好,都在抢,就给放过了;第二,价格没有控制的上涨,估值5亿的项目涨到10亿;第三,机构处在被动地位,失去了与企业平等对话的能力,这可能带来一些后续问题。


肖水龙曾经碰到一个令人哭笑不得的企业:采取招标的方式融资,价高者得。肖水龙感到很担忧:“出价高就行,其他的都不管,那双方不合拍,以后吵架怎么办?”


肖水龙会自动降低对这类企业的期望值,因为认为它们本身在心态上有问题。但是有的机构却愿意去“追星”,这样容易出名。


创东方相信投资应该是个慢工出细活的行业,但在当前的市场环境下,要做到这一点其实并不容易,因为慢一点可能意味着项目就被抢了。在一个个风口猛刮之下,创东方的团队情绪也难免会受影响,会着急纠结。但肖水龙坚持认为:“不管别人怎么动,我们不能也跟着动。”


肖水龙很欣慰的评价道:“现在稳一点了。”


经过10年的发展,创东方已经从5000万元的第一支基金起步,成长为管理着超过200亿元庞大资金的大GP。到今天,外界对创东方的评价之中,最令肖水龙感到高兴的一种是:“你们做事不错,不一定是说赚大钱,就是一个稳,比较稳。”


在稳中求变,稳中求新。肖水龙认为,只有做到很理性,很沉稳,机构才能走的更远,更长久。


END



首页 - 投中网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