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到的是星空琴行的复课,我看到的是创始人的焦虑

摘要: 尽管部分复课,但星空琴行的危机远没有过去。

11-09 07:50 首页 投中网

这个被雷军投资且寄于厚望的星空琴行如今深陷泥淖,虽然暂时恢复部分授课,但危机远没有结束。



文 | 郭清媛

来源 | AI财经社(aicjnews)


ChinaVenture

NEWS

9月9日,全国门店停业一周的星空琴行终于复课了,创始人兼CEO周楷程仍处在失联状态。


9月2日,星空琴行创始人兼CEO周楷程,因为担心拖欠教师工资出现连锁反应,凌晨两点群发邮件,要求全国门店暂时停业。星空琴行创立至今已有5年,其阿里巴巴出身的创始人周楷程,使星空琴行迅速扩张,占领全国主要城市。


但迅速扩张背后,这个仍旧处于创业期的中小企业,依旧摆脱不掉急于证明自己的焦虑感。中小企业融资困难的现状,使得周楷程不得不依靠盲目扩店与疯狂销售来吸引投资,最终导致资金链紧张。周楷程也因此被贴上 “经营不善跑路”的标签。


9月7日,星空琴行官方微信发出通告称,周六起陆续全面恢复1对1课程的上门教学活动,并称投资人并未放弃。通告中承认,这是“由于管理上存在的问题而导致的严重后果”,尽管部分复课,但星空琴行的危机远没有过去。


琴行出事,创始人失联


9月2日凌晨,星空琴行全国多家实体店面关闭,北京、上海、深圳等地的用户组成维权群,通过微博、微信等平台发声。


AI财经社通过接触多位星空琴行客户得知,客户们的问题主要是预付学琴费用,突然关店导致无法继续学课又无法索回课时费。


星空琴行的营业方式有三种,第一是购买钢琴送课时,钢琴价格高于市价25%;第二是租琴,顾客交付钢琴全款押金,单独购买课时,每节课240元,一年起购,到期后退还押金;第三是以240元价格单独购买课时,同样一年起购。


这些客户多是通过第一种,即“以销带课”的方式,购买星空琴行的服务。在北京长楹天街店,一位客户称,他刚买了两万多元的钢琴,交了1万多元的课时费,属于一对一上门教学服务,琴没到,课没上。


多位给孩子购课的家长,也是购买上述类型的服务,花费都在3万元上下,其中最多的一位客户在9月1日花费5万元购买课程。


除上述问题之外,何时复课,门店何时开始营业,租琴到期客户的押金何时退,近期购琴琴没到的客户怎么办等,都是维权群中暴露出来的问题。


星空琴行当天并未及时回应,其官方微信称“因为管理问题,导致现在遇到一些困难,目前星空琴行所有管理者以及投资人正在积极商讨,并努力寻求尽快解决问题的途径”。


但是,9月2日当天,星空琴行的创始人以及CEO周楷程就已经处于失联状态。 


9月3日,星空琴行继续发布声明,称公司已经成立专门的危机处理小组,该小组由公司高管组成。但是据知情者透露,这是不包含周楷程在内的高管组,全国各地琴行突然关店与周楷程失联密切相关。


疑点在9月7日上午得到了部分解答。 早上7点,某维权群中,北京某门店的教务人员向群内客户,就关键问题发布问答声明。


问答声明称,门店突然关停,是因周楷程在9月2日凌晨2点05分给所有门店群发邮件,要求9月2日起暂停营业。起因是管理与经营不善,导致教师的部分工资被拖欠,周楷程担心教师罢课引起连锁反应才做此举动。周楷程至今无法取得联系,除周楷程以外的核心管理团队会尽快解决目前的问题。9月9日率先恢复一对一上门教学活动;一对多课程学员,会就近安排其他门店的场地部分恢复;已经关闭的门店,星空琴行会根据每个门店的情况与商场沟通。租金、钢琴以及付费后未上课的,星空琴行均承诺会陆续安排到货到课以及返还押金。


随后,9月7日和9月8日,星空琴行官方微信陆续公布一对一上门教学与一对多教学的复课信息。


“蓝姐姐”死了


复课之后危机就不存在了吗?


9月2日晚,周楷程在拖欠教师工资情况下,发给星空琴行的内部邮件称,已经发生了大量门店聚集事件,管理团队不持有星空股份,一直在和投资人沟通,无法确认新的追加资金,所以暂停营业。


多位家长也表示,风险危机有,但是能上课还是上课,维权不仅成本高,也没有明确的法律来保障这种情况,也不知道找哪个监管部门,只能这样走一步看一步。


“预存款当收入,早期现金流看起来可以,就大幅扩张,投资人也入局了。但这些预存款都是债务啊,都要持续上课消耗的,这段时间老师课酬、房租都要付的。挤兑一开始,就离崩不远了。”一互联网创业公司的CEO称,这则声明,充分暴露出星空琴行的资金链问题。


根据天眼查的资料得知,星空琴行成立于2012年6月,属于六艺星空(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股东为缪斯音乐香港公司,百分百控股。周楷程更是具有“阿里巴巴前管理团队”的出身光环加持。


据媒体报道,在星空琴行成立后不久,就完成天使轮融资,九合创投投资数百万人民币。在A轮融资时,雷军与周楷程聊至深夜。雷军提出3个问题:这个市场能不能开50个到80个站点;团队有没有能力开出50个到80个站点;每个店能不能做到50到80万的营业额。


而周楷程也都给出了肯定的回答。2013年8月,星空琴行获得雷军的顺为基金投资300万美元A轮融资;2014年9月获得蓝驰创投领投的500万美元B轮融资,其中顺为基金继续跟投;2015年6月获得嘉御基金领投的C轮2000万美元融资,顺为资本和蓝驰创投跟投。截止目前,公司经历了四轮融资,融资总额约为3.5亿元。


但是,根据“芥末堆”获得的星空琴行的年报得知,2016年底,就已经出现资金链危机。2016年1月末,星空琴行现金余额仅有110万元。次月,管理团队向外借款450万以保证公司的正常运营。在整个2016年,星空琴行的借款额高达1.1亿人民币,而在年末时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仅有106万元。


起初,周楷程试图通过线上O2O模式经营星空琴行,他之前曾表示,学生要先通过微信或App申请体验钢琴课,预约成功后到星空琴行体验店免费试听课程。报名成为学员后将获得一台全新品牌钢琴的免费使用权,老师以家教形式在学员家里完成教学。


但是从2012年成立以来,星空琴行并没有走上“通过线下体验导流到线上服务”的轻资产路子,反而在5年内,在全国19个城市开设近60家钢琴教学体验店,仅2015年一年就开了24家店,其主要商业模式,是销售课程和乐器,门店都开在知名高端商场。


跟谁学商学院院长、杭州新东方学校前校长吕伟胜写文章为星空琴行算了一笔账,他认为,培训机构的成本包括老师课酬,教室、教学区以及公共面积的租金,还有教材费用。星空琴行所有商场店的费用租金在行业也是公开的,比一般的店都要贵很多,而且租金逐年递增。北京商场店的租金比一般的店贵6到10元;外地商场店的租金比一般的店要贵3到6元。星空琴行每月光租金就会支付出去一笔不小的费用,再加上教师课酬,以及钢琴的费用,教材的费用,星空琴行的利润还有多少?


所以,星空琴行走上了与最初O2O背道而驰的方向。盲目线下扩张,成为教育创业公司臃肿的毒瘤。


“星空琴行一直以来宣传自己的阿里巴巴背景,生搬硬套阿里巴巴的运营模式,”吕伟胜说,星空琴行从最初每个季度门店PK业绩到后来每个月PK,门店月业绩破一百万后就贪心到要破两百万,出各种各样的套餐,让家长把几年的课程费用交了,然后用预付费盲目扩张,业务重心转向公关和商业推广,而非教师本身。


除此之外,作为资深教育培训行业的管理者,吕伟胜认为,星空琴行一个钢琴课程竟然有18个单品,还有其他星空炫舞、六艺学馆、星空机器人等素质项目,是典型的产品不聚焦。吕伟胜认为,全国范围内,除新东方外,其他培训机构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做的越大,项目越单一,产品聚焦乃是中小机构生存的第一原则。


起初的轻资产计划中,打造的线上教育App“蓝姐姐”除了吸引融资之外,就是从技术开发到产品运营上烧钱,以至于星空琴行失去了资金补给。2016年“蓝姐姐”技术、运营团队遭到全部裁撤。这是也意味着,星空创联以“蓝姐姐”为主体的线上素质教育平台宣告死亡。


吕伟胜称,星空琴行前有不会赚钱的“蓝姐姐”埋下资金缺口,后有全品类素质教育项目的成本压力,仅靠星空琴行卖几台钢琴、售几堂课的收益是难以维持的。


星空琴行式困局


中国教育学会发布的《中国辅导教育行业及辅导机构教师现状调查报告》显示,2016年,全国中小学辅导机构的市场规模超过8000亿元。在“吸金”力强大、前景向好的巨大市场利益面前,民办教育培训机构圈钱“跑路”事件呈多发态势。


《经济参考报》报道,2016年,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浙江、湖南等地被曝光的民办教育培训机构卷款“跑路”案件就有十余起,涉案金额达十几亿元。小型社区培训班、全国连锁机构、新三板上市公司,均有涉案。


见诸媒体的教育培训机构“跑路”事件大概分为三类,一是恶性故意,以教育平台为名头圈钱;二是经营不善资金链断裂;三是挪用预付款投资失败。星空琴行的突然闭门事件,被多位界内人士归因为“经营不善资金链断裂”,这也是教育机构“跑路”的最大原因。


《法制晚报》曾梳理,2013年,北京瀚林新思维东直门、上地、人民大学和公主坟四个分校同时关门,卷走40余名学生百万元学费;2014年,北京引航思培训机构突然倒闭,拖欠近40位学生家长的费用共计约30万元;2015年,英语培训机构朗文启智股东“失联”,100多名学生停课,涉案200多万元学费。


还有一类涉嫌非法集资,比如聚智堂案例,其“感恩课程项目”把预付费包装成具有融资功能的理财产品,声称预交越多的费用就可以得到越多的利息,以利息来抵扣学费。一旦挪用的学费投融资失败,消费者就会血本无归。


“跑路”频发,直接引起维权危机,但是,大多数都是“求告无门”。


多位从事民事诉讼的律师称,教育机构卷款跑路,属于“合同诈骗”,消费者除了聘请律师进行民事诉讼外,没有其他办法,并且,很多机构资质不全,无独立法人,消费者告状也没有对象。


此外,目前,教育培训机构的监管责任主体不明确,商业机构的注册备案属于工商部门管理,法人代表登记要去民政部门,教育部门监管教育教学,但是出现“跑路”等危机,谁也不管,因此,教育机构的资金监管、消费者权益维护问题,十分考验管理部门的水平。


“消费端有消费端的无奈,经营者也有自己的苦衷”,一位互联网创业公司的管理者称,小微企业尤其是创业期间,资金来源十分困难,去银行融资门槛很高,只能依靠风投,投资人十分看重企业发展能力,使得企业不得不在前期疯狂扩张来证明自己的投资价值。星空琴行的经营不善与融资难进行耦合,必然“崩盘”。


一位金融界分析师称,银行肯定是偏爱大客户,虽然加大小微企业扶持力度,但他个人认为这只是政策宣传,而且小微企业不良贷款率要高得多,这些数据你从银行年报和中报上都能找到,所以才有好多挂新三板,或者通过其他金融企业的小企业产品融资。


中国工商银行一位负责企业借贷的工作人员称,小微创业公司的借贷现状,就是门槛高、准入高、利率高。就工行而言,一个小微企业如果要获得融资,首先要具备严格的先天条件,比如行业运转情况,投资人以及股东背景、财务报表的情况、法定代表人本身的财力。对于琴行这一类的小微创业企业,必须要有担保或者抵押,才可以做贷款,担保的成本要比抵押高,因为要付费给担保公司的。


上述情况均符合之后,银行客户经理会亲自调查,再给额度,但是额度会很低,这要根据各个银行的风险偏好与当下的投融资政策背景决定,有的时候整个市场比较冒进,监管较松 ,银行的风险偏好会更激进。风险偏好高的银行,贷款额度高,但是利率也会很高。


“其实银行的借款情况,挺鸡肋”,国内一位商业银行的工作人员称,企业肯定是需要钱,才会借款,但这时候一般不给企业贷款,因为怕它还不上。但是优质企业,银行会凑上去,但是人家不需要借款。


END



首页 - 投中网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