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P风云 | 762个项目上市128个 年均回报超40% 深创投是怎么炼成的

摘要: 截至2017年8月,深创投给市场一张漂亮的成绩单。

11-10 01:03 首页 投中网

总投资项目762个,已上市128个(含并购上市),创投业务年平均回报率超过40%,总管理资金规模超过2100亿元……截至发稿,深创投给市场一张漂亮的成绩单。

               


文 | 陶辉东

        编辑 | 王庆武

来源 | 投中网


ChinaVenture

NEWS

岁月中砥砺奋进前行,如何在自我颠覆与革新中保持基业长青?作为私募股权领域的观察者,《投中网》独家策划“GP风云—GP十年”系列专题,解读活跃于市场10年以上的老牌机构,听他们讲述岁月变迁中的成长路径。




GP档案

机构名称:深圳市创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

成立时间:1999年

管理规模:2155亿元

退出业绩:累计投资项目762个,112个项目已IPO,16个项目并购上市,整体年平均回报率40.32%。


总投资项目762个,已上市128个(含并购上市),创投业务年平均回报率超过40%,总管理资金规模超过2100亿元……截至发稿,深创投给市场一张漂亮的成绩单。


这张完美成绩背后却也承载了更多。


18年间,无论是在早期创投市场中的煎熬,还是2006年股权分置改革机会下,面临资金问题,再到老“8+2”机制下激励不足,深创投用自己的历程记载了中国创投跌宕起伏的发展史。


这一期间,深创投也创造性地“发明”了管理政府引导基金,推进了国企背景下创投机构激励机制改革,成为中国本土创投的标杆样本……但这并不是终点,现在,中国的创投行业一轮大变革也正在经历,深创投也在自我调整,专业化、多元化、国际化的“三化”战略正在疾驰。


高调起步 遭遇本土创投寒冬


1999年8月,深创投成立,这被视为本土创投开始起步的标志性事件。


在当时看来,深创投的诞生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


天时是预计很快将在深圳落地的创业板。


这一年,A股的创业板在深圳证券交易所启动筹建,当时无论是证监会层面的表态还是民间的讨论都极为乐观。该年11月香港创业板开板更是为火热的气氛再添新油,有个说法是:“让人觉得似乎明早起床揉揉眼,创业板就会赫然出现在面前”。


地利则是,深圳第一届高新技术成果交易会举办,搭建一个平台支持科技成果转化成为政府要务,于是,刚刚舶来国内不久的创投模式恰被看中。


可以说,深创投满载着使命与期待起航。创投中的“高富帅”也由此产生——成立之初,深创投注册资本高达7亿元,第二年经过一轮增资更是扩大至16亿元。


2002年,深圳市创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揭牌,前身为深圳市创新科技投资有限公司


深创投总裁孙东升回忆,从成立到2003年之间,深创投大约投资四五亿元。当时深圳市政府为筹建中的创业板推荐了21家首批拟挂牌企业,其中19家为深创投所投资,“我们积极争取了这些优质项目”。


一切美好至极,但市场终归变幻莫测。因众所周知的种种原因,创业板一拖就是十年,再加上股权分置改革也迟迟未完成,依赖于IPO通道的本土创投陷入了退出渠道几乎被切断的窘境。


孙东升向投中网表示:“四五个亿投下去,实际上就沉淀在那儿了。那个时候所投项目几乎就没有在境内上市的,即便上市也流通不了。”


值得一提的是,即便在这样的市场环境中,深创投每年依然有少则一个、多则两三个上市项目,潍柴动力、珠海炬力等项目都是在这一阶段上市的,只不过它们的上市地点均在海外。


2000年前后,瞄准创业板而成立的一批创投机构,在压力之下开始八仙过海各谋出路,或转去二级市场炒股,或进行理财投资,更多的机构未能坚持下来终而消失了。


为了养活团队,深创投也不得不涉足其他的业务。深创投16亿元的资本金中,除去股权投资四五亿元,剩下的很大一部分资金都交给了券商做委托理财,每年获取固定回报。


这样的尝试初期成绩相当不错,除了养活团队之外,还能向股东分红。此际,深创投全然不知其发展史上最大的一次危机正在酝酿。


2002-2005年,A股历经长熊,加之其他原因,最大一波券商倒闭潮来临。重仓券商委托理财的深创投受累于此,遭遇巨大损失。


“委托理财规模给放大了,不光是用自有资金,还拿了一些银行资金去做。券商都倒闭了,委托理财的钱很多也就拿不回来了。”孙东升回忆到。


这是一段本土创投处于黑暗中的摸索阶段。“当时中国的本土创投面临的是基本条件都不具备的市场环境,所能做的唯有在黑暗中坚持。”孙东升表示,比较庆幸的是,深创投虽然也吃了一些亏,出现一些问题,但总算熬过来了,没有改行做别的事。


高光时刻:一年26家IPO


2006年,同洲电子在中小板上市,成为本土创投守得云开的里程碑事件。同洲电子是第一个有创投支持的、全流通的IPO案例。投资过同洲电子的深创投、达晨创投、深港产学研等机构后来也都成为本土创投中的翘楚。


此际,股权分置改革基本完成,时任深创投董事长靳海涛认为,中国创投的春天要来了。


熬过漫长的低谷之后,深创投终于可以大干一番。但此时面临一个难题是,大量资金滞留在券商委托理财之中,有的还等着券商破产清算,能拿回来多少尚不清楚。不愿意错过机会的深创投,选择向银行贷款来做投资。用短期的银行资金做长期的股权投资,其风险不言而喻,深创投的决心由此可见一斑。


2006年之后,深创投的投资逐年递增。2009年,创业板开板,催生了本土创投的退出高潮,重仓布局的深创投成为最大赢家。2010年,深创投创造了一项至今仍未被打破的纪录:一年内26个项目上市。


开创政府引导基金


2007年,深创投天才般的创造了一个国内前所未有的新模式,成为后来深创投迅速崛起的关键,这就是政府引导基金。2007年1月,深创投与苏州市政府合作的3亿元政府引导基金成立,从此开创了一个时代。


2007年1月,苏州政府引导基金成立仪式


深创投之所以能够创造出管理政府引导基金模式,外界多归因于其国资背景,但实际过程并非如此顺利。谈到这一想法的由来,孙东升坦言,“其实是逼出来的”,用银行短期融资去做投资,只解燃眉之急,另寻外部资金成为当务之急。无奈之下,找政府合作或是有效通道。


但与政府合作并非易事。当时,地方政府部门对创投还相当陌生,政府预算中也并没有创投一项。游说花费了深创投很长时间。实际上,深创投最早开始接洽的并不是苏州,而是另一个城市,框架都谈得差不多了,但由于要动用预算中的科技资金,不符合规定,最后无果而终。


孙东升表示,后来谈出了经验,必须找能拍板的领导谈,跟他们解释明白,这事就好办了。当时深创投用来打动地方政府的主要理由是,创投能够支持产业转型升级,支持中小企业创新创业,增加地方税收,形成资本效应,一旦企业上了市,就能带动当地形成配套产业。


当时,政府引导基金的基本模式是,每支基金的总规模1-3亿元不等,其中深创投和地方政府各出1/3,剩余1/3在当地募集。政府出资部分有让利机制,通常只要求固定回报,超过固定回报的部分由其他股东分享。深创投则会在当地派驻一个管理团队,这个团队开支由基金的管理费支持。


最终,苏州政府引导基金取得成功,示范效应下,深创投开始稳步地在各经济发达地区推广这一模式,直至今天管理了80多支政府引导基金,总规模超过250亿元(含60亿元国家中小企业发展基金首支实体基金)。


现在来看,看似无心插柳之下,这一模式不仅解决了深创投的自有资金不足的问题,还让深创投得以低成本、快速地在全国业务布局,牢牢把握第一手的项目源。


孙东升表示:“也是由于政府引导基金,深创投真正变成一个全国性质的公司,尤其是经济发达地区都有我们的团队。”


“8+2”到“10+4”


深创投的国资背景一直是被议论较多的一点,尤其是其带来的激励机制上的天然不足,被认为是个发展的短板。


孙东升也不讳言这一点:“很多人问,深创投作为一个国企,还能做得这么好,一直好像是件很奇怪的事儿。”


实际上,这一点在深创投成立之初就被考虑到了。董事会上讨论激励机制问题,首先就定下了“市场化”的基调。国际通行标准是20%的收益分成,但深创投毕竟是国企,这一比例难以达到,最后确定为20%的一半,即10%用来激励,这在当时已经是非常激进的市场化机制,此举在国企中从未有过。


10%的具体构成为“8+2”,也就是每年拿出利润的8%作为全体员工的奖金池,2%则为单个项目的奖金。按这样的计算规则,实际的激励力度还要略超过10%,在11%-12%之间。


孙东升认为,这一激励制度非常重要,它保证了深创投团队核心一直保持相对稳定,最早的一批干将基本都留下了,为此后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不过,随着时间推移,深创投的这一激励机制与行业的发展现状相比,还是有了越来越大的差距。孙东升也坦陈,激励制度后来成了深创投发展的一个掣肘因素。


为了跟上市场的步伐,2016年深圳市国资委批准深创投启动改革,将原来“8+2”的激励机制大幅提升至“10+4”,总奖金池的部分增加两个点,单项目奖励部分也增加两个点,相当于翻了一番。根据测算,现在深创投总体的收益分成比例与行业平均水平(20%)虽然还有差距,但已经不大。


另外,深受深创投团队欢迎的一个优点是,单项目团队4%的奖金部分只要项目退出就立即兑现,而不用等到给基金LP们回本之后才可提取。


孙东升认为,综合来看,这样的激励机制是不弱于市场水平的。


除此之外,深创投还有一个新举措,那就是管理团队可以在新设立的商业化基金管理公司中持股,比例最高可以达到30%。这等于是在基金层面实现了员工持股。管理团队不仅可以获得“10+4”的奖励,还可分享管理公司的部分收入。


专业化、多元化、国际化“三化”战略


经过18年的发展,深创投今天的成绩在业内已经无人不知,无需赘言,这里仅用几个数字来直观的感受一下:截至2017年8月,深创投累计投资创投项目762个,已上市项目128个(含并购上市),创投业务年平均回报率超过40%,总管理资金规模超过2100亿元。


孙东升总结这18年的过程,早期的几年跟所有本土创投一样都是在黑暗中摸索,深创投熬了过来。2006年股权分置改革完成之后,深创投面临资金的问题,压力之下创造了政府引导基金,再后来老“8+2”机制下激励不足。应该说,深创投在特定的时点上都面临过一些问题,但都通过一些创新解决了问题。


孙东升认为,深创投能够成长至今,跟过去的每个关键节点上都能够准确预判,并提前行动有很大关系。


现在,中国的创投行业一轮大变革也正在经历,VC2.0的话题被讨论了一遍又一遍,许多老牌机构甚至正大举向股权投资的边界之外扩张。深创投也在自我调整,提出了专业化、多元化、国际化的“三化”战略目标。


2014年12月29日,深创投新总部大厦奠基


专业化方面,深创投正陆续筹设军民融合基金、互联网基金、生物医药基金等一批专业化基金。


多元化方面,从2014年开始,深创投提出要打造“综合性金融投资集团”,并在该年获批成立公募基金平台红土创新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是首家获批设立公募基金管理公司的私募股权投资机构,在行业中具有里程碑的意义。目前,红土公募的管理规模已经超过100亿元。目前深创投正在积极筹设并购基金、不动产基金。此外,对于证券、保险等其他金融板块,孙东升表示深创投也会考虑布局。


2017年6月,深创投高调发布了国际化战略,完成了与KPCB、微软等一些重大签约。深创投董事长倪泽望还表示,未来拟设立美国公司、欧洲公司等境外机构,在香港或者国外募集更大规模的美元基金,并且到“十三五”期末外币的投资比重力争达20%左右。


此外,2017年或2018年,深创投还有望迎来旗下第一个控股上市公司中新赛克。孙东升表示,当时投资这家公司即非单纯的财务投资,而是一次战略投资,为未来的多元化战略布局。


END



首页 - 投中网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