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了三年的神片来了,你还没看?

摘要: 今年最期待的新剧,没让我失望。

11-09 23:49 首页 24楼影院

| 本文首发于24楼影院(movie24luo)


秋天一到,一大波新美剧来了。


有一部最让楼主期待,这部剧叫《心灵猎人》(mind hunter)



原因很简单:大卫·芬奇


说大卫·芬奇是最会拍惊悚片的导演,相信很多影迷都会同意。《十二宫》、《七宗罪》、《搏击俱乐部》、《消失的爱人》......这些高分经典都出自他手。



只不过自2014年拍了《消失的爱人》之后,大卫芬奇就没有新作品了。


沉寂三年再次出山,而且还是他最擅长的题材(这次大卫芬奇拍了10集中的4集,其余几个导演也很棒,分别是丹麦导演托比亚斯·林道赫姆(代表作《怒海劫运》)、两位英国导演安德鲁·道格拉斯(代表作《你想我杀了他吗?》)以及阿斯弗·卡帕迪尔(代表作《永远的车神》),《心灵猎手》没有让我们失望。


上周五奈飞放出了第一季10集全部资源,IMDB上已经飙到了9分,烂番茄的新鲜度也都上了90%



就好像很多影评人所说的,这部和你看的其他刑侦剧都不同


没有新意也是楼主一开始最担心的,因为近年来犯罪剧已经很多。譬如《犯罪心理》、《汉尼拔》、《真探》等等。


而且《心灵猎手》的主题:犯罪心理分析,在上面提到的几部剧里都被用过了。


那么,这部到底有何不同?为什么都能比它的同类拿到更高的评分?


先来介绍一下基本的剧情。


剧中有三个主角。


最重要的角色是FBI的年轻特工霍顿,他的原型是探员约翰·道格拉斯,他是美国犯罪心理分析的大师型人物,也是《汉尼拔》《沉默的羔羊》中Jack Crawford的原型。



这部《心理神探》便是受他的书启发——《心理神探:美国联邦调查局系列犯罪破案揭秘》,改编而成。


还有另外两个主角是:资深的FBI探员比尔以及同样对犯罪心理深有研究的大学教授温蒂。



这三个聚在一起为了要搞清楚一件事情:那些变态杀人犯为什么杀人?他们脑子里到底想的啥?


虽然如今心理侧写已经成为犯罪学的重要支流,但在这三个主角所处的年代(1970s)还是新观念,甚至“连环杀手”这个术语当时都还没有人提出。



在他们提出对罪犯做心理分析之前,没有谁会对这些连环杀手在想什么感兴趣,而此前FBI的态度都是“那些人都是疯狗,连我们的蔑视都配不上”。


但是如果连为什么他们会杀人都搞不清楚,我们如何阻止这些事情发生?霍顿反问自己和FBI。



于是他和同事一起,开始去拜访在监狱里的变态杀人犯们。


他们坐在杀人犯桌子的对面,听着凶手的呼吸,与他们一起回忆,在他们第一次举起刀或者掐住别人脖子时,他们是什么感受?



还有在此之前,他们是怎么样的一个人?是什么诱发了他们这样的行为?


“这更像是戏剧表演,”导演大卫芬奇表示道,“很多场景都是跟一个带着手铐的人对坐着,想撬开他的嘴,让他告诉你他在对别人做出非人行径时脑袋里都在想什么。”



而每一个杀手都不一样,有些是临时起意,但在杀戮之后感觉到极致的快感所以停不下来;有些则是详尽计划之后才行动,冷静理性......



这正是这部剧与其他刑侦剧不同的地方。


大部分剧关注的是“这个凶手做了什么”以及“怎么抓住他们”,但《心灵猎人》却更进一步,想要搞清楚“为什么这么做”?


当大部分刑侦剧变成一本猎奇的故事会,《心灵猎人》却在讲述人性中那些让人不安的复杂与矛盾




另一方面,这些特工尝试把他们收集到的答案进行分类、剖析,形成能够用于实际案件勘破的理论。


所以除了去监狱和变态杀人犯对话之外,这部剧还有另外一条线,那就是他们同时还会飞去美国各地,帮助地方警察破案


这个过程在楼主看来,与对话杀人犯同样精彩。


它与《犯罪心理》这种通过几张凶案现场图片就能直接锁定嫌疑犯的做法不同,这部剧中的嫌疑犯成像过程要更丰富和细致。


譬如说在第四集中,有个小镇的垃圾场发现了一具女尸。



会是外来人口作案吗?两位FBI特工判定应该不是,因为这个垃圾场远离主干道,藏在树林之中,只有当地人才会过来。


那么小镇里谁才是凶手?


小镇判案,最难的是要攻破熟人之间设立的防线。就连警察也处处帮着嫌疑人,他们坚信这些平时和自己去教堂的人不可能是凶手。



只能在一次次审问中慢慢敲破每个人的心理防线。


霍顿从自己在与那些变态杀人狂的对谈中知道,在对话时如果模仿对方的动作可以有效的让他放松戒备。于是他也如法炮制。



并且他们一个字一个字的分析这些嫌疑人的证词,从“溅”这个词的语态(嫌疑人用的进行时而非过去时)判定说出这个词的嫌疑人当时正在现场。



但是即使猜到了凶手,也不意味着就能真的实现正义。


如何让检察官和陪审团相信他们从心理分析得来的判断,也是一大难题。



你看,在现实世界里,要实现正义非常漫长。它不是在FBI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的时候就实现的,那只是开端。


最让楼主耿耿于怀的案子出现在第7集,其实这是一个最简单的案件:霍顿发现有一个男校长很喜欢给小学生挠痒痒、挠完之后还给小孩钱作为奖励。



霍顿从自己与杀人犯的对话中总结出来的经验认为,这种行为肯定是某种变态罪行的前兆,于是对校长紧追不舍。



他访问了学校的老师和家长,有些人觉得这个行为非常让人不安,有些却觉得无伤大雅,甚至有些认为这是一种好的教育方式。



霍顿本身也没有找到可以证明校长有罪的证据。


那么是应该继续允许校长这种行为(毕竟他真的没有违反任何法律),还是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给他安上恋童癖的标签?霍顿选择了后者。



一直到最后,我们都无从得知校长到底是否是恋童癖,但是这个已经在学校工作了十几年的老校长却被解雇了,成为了众人唾弃的对象。



后来,霍顿偶然看到他拿着酒瓶落寞地走在街道上,他的生活被毁了。


但别忘了,谁也没有证据证明霍顿的判断到底是对还是错。


在楼主看来,这是这部剧真正了不得的地方。


它同时对这种判案操作的伦理尺度提出质疑:你往往是先入为主先确定他是凶手,然后再用心理战术把他攻破或者寻求证据,那么万一你的推测错误,但他恰恰好慌张了,给出你想要的反应,那怎么办?。


先有结论,再根据结论设计实验,这恐怕不严谨



这种质疑,是真正关心人类的创作者才会提出的问题。


所以,剧中的几位主角也与很多美剧的侦探不同——他们不是无所不能的完美英雄,而是游走在危险地带、脆弱的普通人。



霍顿,这个在研究每个变态杀人狂时游刃有余的年轻特工,用尽一切手段想要从这些连环杀手中得到信息,哪怕装成他们的同类,甚至朋友。


甚至在最后,在他审问一个强奸并杀害了12岁女学生的嫌疑犯时,他说话的方式与他一开始接触的变态杀人狂肯博一模一样。



他不知道这个过程会腐蚀他,最后,当他的女友、朋友都渐渐远离他,他来到了刚刚自杀的肯博的病榻前。


肯博说,我以为经过我们的聊天,我们已经是朋友。但我给你回信,你却从未回复。这次我终于把你骗过来了。现在你离我如此近、警察如此远,我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把你杀死。



接着,他看了看空无一人的警卫室,突然站了起来,走近霍顿



然后给了他一个拥抱。



霍顿呆住了。等他反应过来,他疯狂跑出病房,然后瘫倒在地上。


流泪、颤抖、说不出一句话。



大卫芬奇称这部剧跟其他常规罪案中的阴谋诡计不同,他将本剧描绘成“处于片刻之间的时刻”



这种时刻在不明中浮动、不可名状,只能通过人类被赋予的奇妙感知才能被察觉,发生于语言之前。它与人性最深处的秘密与复杂相关,很少发生,非常神秘。


《心灵猎手》创造了那些时刻。


(想看的,回复“心灵”,楼主给你资源)


相关推荐


这部大尺度惊悚片,全程高能



如喜欢这篇文章,
欢迎分享到您的朋友圈。
投稿请邮件至173641687@qq.com;
合作或其他事宜请加微信chen173641687
最快提高个人观影逼格的公众号。
24楼影院movie24luo
长按左侧二维码关注

首页 - 24楼影院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