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阿里,冬天的冈仁波齐》回归到原初和本真

摘要: 在拉萨河边的杨树尚是一片金黄时,阿里已经进入了冬季。海拨5000米,气温-30°C。极致的高度和温度,造就了


在拉萨河边的杨树尚是一片金黄时,阿里已经进入了冬季。

海拨5000米,气温-30°C。极致的高度和温度,造就了极致的风景。


少有人冬季去阿里。少了游客的喧嚷,阿里回归到原初和本真。



阿里的冬天,是大色块的,色彩斑斓,像上帝不小心打翻了调色板。



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欲与天公试比高。



白雪覆盖的土林,仿若鸿蒙初开,大地呈现出婴儿般的纯洁。



道路通向天际,直至不可及的远方。

仿佛这是你一个人的大道,你拥有这整片土地。



天空更加明净通透。冈仁波齐如同王座,静立在苍穹下。



夜晚滴水成冰。草挂着冰棱,像冬天里绽放的花。



班公措的水,清澈如镜。



水鸟从湖上掠起,在水上划一道长长的线,打破了静谧。



阿里的冬天并不寂寞,藏野驴、野牦牛、野狐狸、野狼,在广袤的原野上自由驰骋。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它们早已与这片土地融为一体。



这片土地上的人们也是如此。他们世代延续,对风雪和寒冷业已熟知于心。他们知道花会开,草会枯,日月交替,四季轮回,自然有其不可更改的法则。



在如此极致的环境中,更能让人思考宇宙、人生和生死。


“面冰十年。我知道自己从此喜欢清静和安宁,喜欢纯正和简单,喜欢透明和坚硬,喜欢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哦,也许应该说——宁为冰碎,不为瓦全。并不是气节英挺和勇敢无畏的表现,乃是相信:冰碎了,入了土,化为水,遇到热,变成汽,碰了山,凝为雨,落下来,复为冰雪又冰雪。”


作家毕淑敏曾在阿里十年,在漫无边际的孤独中,她选择回归自然本性,回归最简单的自我,让心与自然万物相融相合。



冬季来西藏,去阿里吧。

去看山南山北大雪晴,千里万里孤月明;去看朔风卷地百草折,乱云重重垂城郭。

阿里的冬,属于行者,属于所有爱着自然,有着蓬勃的生命张力,所有追逐美的人们。 



首页 - 天涯旅游户外俱乐部 的更多文章: